雪球配资平台杠杆=炒股使用杠杆=杠杆股票app
  • 首页
  • 雪球配资平台杠杆
  • 炒股使用杠杆
  • 杠杆股票app
  • 炒股使用杠杆

    信通电子毛利率下滑低同行:投资机构曾异议撤资,因侵权被起诉2000万

    发布日期:2024-03-31 15:15    点击次数:116

    《港湾商业观察》黄懿

    2月2日,山东信通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通电子”)将迎来首发申请上会。

    信通电子成立于1996年,2014年挂牌新三板,四年后终止挂牌,隔年(2019年)与招商证券签订首发上市辅导协议,开始准备上市事宜。2021年9月29日于深市主板预披露,2022年4月8日更新预披露,2023年3月2日招股书继续更新。

    信通电子的定位为以电力、通信等特定行业运行维护为核心服务目标的工业物联网智能终端及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主要销售的产品为输电线路智能巡检系统、移动智能终端以及工业平板电脑等产品。

    01

    毛利率下滑明显,存货和应收账款不理想

    招股书显示,2020年至2022年及2023年6月30日(报告期内),信通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5亿、6.15亿、7.80亿、3.63亿;净利润分别为7640.43万、1.06亿、1.16亿、-3913.99万。

    结合市场环境和目前经营状况,信通电子预计2023年1-9月营业收入为6.32亿至6.77亿,同比增长16.74%至25.10%;预计实现归属净利润为8032.14万至8491.79万,同比增长6.64%至12.74%;预计扣非归属净利润为7558.44万至8018.22万,同比增长9.11%至15.74%。

    虽然信通电子报告期内以及对2023年前九个月的营收预测比较积极,但是其毛利率的水平却不理想。报告期内,信通电子的综合毛利率依次为39.46%、38.18%、37.95%、35.80%;同一时期内的同行毛利率均值依次为45.39%、41.38%、39.30%、41.25%。

    也就是说,在同行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均值呈现上升趋势的情况下,信通电子的毛利率成功出现持续的下滑,并持续低于均值。这一情况同样受到监管部门的注意。

    除了毛利率存在不确定性,信通电子的应收账款也十分值得注意。报告期内,公司的应收账款依次为1.58亿、2.26亿、2.92亿、3.68亿;应收账款周转率依次为2.56次、3.01次、2.82次、1.03次。

    可以看出,信通电子在2023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金额超过了2022年整年的水平,并创历年新高,与此同时,应收账款周转率下滑超一半创下新低。

    应收账款的情况同样在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流量净额中得以呈现,报告期内,信通电子的经营活动所得现金流量净额依次为8440.80万、1.06亿、2992.41万、-6590.51万。从2022年出现断崖式下滑后,2023年上半年甚至录得负值,信通电子的现金流情况让人堪忧。

    这也许和信通电子对前五大客户的依赖程度加重有关,报告期内,信通电子对前五大客户(同一控制下的合并口径)的销售收入占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7.48%、49.42%、51.43%和52.38%。其中,公司对国家电网及其下属企业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最高,分别为32.13%、29.07%、31.73%和31.64%。

    奇怪的是,虽然信通电子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比重增加,但其存货水平也不理想。报告期内,存货依次为1.34亿、2.34亿、2.23亿、2.85亿;存货周转率依次为2.39次、1.99次、2.02次、0.87次。显而易见,信通电子的存货水平激增但存货周转率却在2023年上半年低于1。不知是公司的存货策略出现问题,亦或是销售渠道不足以实现产销匹配。

    02

    研发费用率低,研发人员整体薪资下滑

    在监管部门的问询函中,除了提及毛利率,另一个涉及到的是生产部门和销售部门的人数情况。然而,信通电子研发费用的使用情况同样是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问题。

    招股书显示,信通电子的研发费用率远远低于同行,报告期内,信通电子的研发费用率依次为7.67%、8.32%、8.77%、8.63%,同行可比公司均值依次为10.14%、9.94%、16.98%、14.28%。截至报告期末,同行研发费用率平均值比公司高出5.65个百分点。

    对此,信通电子解释称,公司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主要原因系,一是信通电子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当地平均工资水平相对较低;二是公司研发投入材料费相对较低;三是信通电子与可比上市公司研发领域、研发方向等存在一定差异;四是同行业可比公司上市后利用募集资金加大研发投入,相关的研发支出较高。

    关于研发人员的人数和薪资情况,信通电子在招股书中做出详细的披露,其中,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研发人员的数量分别为121人、165人、210人、222人,整体数量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相比较少,主要原因系,一是公司经营规模仍然相对较小;二是公司研发人员主要由具有较长工作年限的专业人才构成。

    明显看出,在2023年上半年,信通电子的研发人员增长数目减少。然而,招股书显示,信通电子的18项主要研发项目中,有10项显示“研发中”,公司对研发人员的需求似乎依然重要。

    与此同时,研发人员的平均薪资也出现明显下滑。报告期内,研发人员人均薪酬(万元/年)依次为17.39万元/年、19.74万元/年、20.99万元/年、10.65万元/年。也就是说,到了2023年上半年,研发人员的薪资水平缩减了一半左右。

    再细分到中高层研发人员和普通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可见,报告期内,中高层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万元/月)依次为2.87万元/月、3.76万元/月、3.34万元/月、3.87万元/月;普通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万元/月)依次为1.35万元/月、1.51万元/月、1.62万元/月、1.60万元/月。

    在信通电子已明确说明公司所在地的薪资水平略低,以及在整体研发人员人均薪酬下滑的情况下,公司的中高层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略有上涨,相应地,普通研发人员的薪资遭到缩减。

    03

    投资机构异议撤资,IPO期间曾遭同行起诉

    招股书显示,信通电子前身信通有限1996年1月设立时,其原始出资为50万元,由三名原始股东向一位第三人借款取得,由该第三人直接汇入验资户完成验资。在完成出资后三股东又以信通有限资金宽裕为由将该50万元出资以借款的名义借出,偿还了该垫资的第三人。

    对此,信通电子称,公司设立时不存在虚假出资或不实出资的情况,但存在股东出资到位后将闲置资金借出,后又陆续归还公司的事实。

    与此同时,招股书还披露了,部分投资机构以信通电子退出新三板为契机,并以股东异议的方式撤资。

    据悉,信通电子在新三板期间的2015年9月增资引入广发证券、西部证券和安信证券协议增资价格为4元/股,到2018年6月信通电子从新三板退市时由于广发证券对公司的摘牌做法表示了异议,公司的实控人以每股11元的高价格回购了异议股东广发证券的所持的全部股份。

    除了上述广发证券公司的股份被高价回购外,还有徐州天禹辰熙私募基金等19家投资机构(人)在信通电子退出新三板时也表示了异议,这些投资机构(人)所持股份均由实控人(含指定人,下同)进行了高价赎回,赎回价格区间在11-19元/股不等。可以说几乎是所有的投资机构(人)在信通电子摘牌新三板时以异议的方式最终由实控人进行高价赎回所持股份的方式而退出信通电子股东阵营。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投资机构入股是为了推动企业发展并进入更高等级的资本市场,最终获利退出,而实控人选择从新三板摘牌后并未给出相关投资者未来的路径,同时背负了巨大的投资不确定性风险,因此要求实控人以回购方式结束彼此的资本合作。此外,公司实控人对企业的重大决策必须考虑到其他投资者的利益,否则就可能对企业的稳定造成不利影响。”

    在合法合规层面,信通电子存在着现金销售收款和采购付款的情况。

    信通电子还披露了,报告期内,公司存在现金销售收款和采购付款的行为。公司不存在设置专门的个人账户用于对外收付款的情形。但在销售过程中存在部分海外客户将货款直接支付给信通电子员工,后由员工转款至其亲属或朋友,再由其交付公司的情形。为进一步规范公司收款的控制措施,2021年8月起,公司向海外业务人员要求,客户仅限与公司对公账户进行业务款项往来,并严格执行。同时,公司修改完善资金管理制度、销售制度等,不再允许个人账户收款。

    除此之外,在信通电子2021年预披露申请文件启动IPO计划之后,深圳金三立视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金三立”)、智洋创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智洋创新”,688191.SH)先后起诉其侵权。

    2022年,深圳金三立两度起诉信通电子侵害其外观设计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分别要求信通电子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1000万元。2022年4月和7月,法院先后驳回上述两起诉讼请求。

    2022年7月,智洋创新公告称,已起诉齐向辉、郭国信、吕昌峰、信通电子侵犯商业秘密,要求停止侵权并赔偿2000万元。2022年9月,智洋创新撤诉。(港湾财经出品)